• 本栏最新文章
  • 本栏推荐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浦东 >

浦发银行告“新丁香”朱明明夫妇 要求归还2250万

农兵葛二蛋,路人三国,cf5月周末大作战领取,爱恨一线牵演员表,相马茜qvod,笑星大联盟20110930,202.97.144.156,非诚勿扰季亮,魅皇的小淘气,授神传
时间:2014-06-28????作者:admin????来源:互联网??

  朱明明。 资料图片

  新丁香江滨大酒店大门紧锁。《时间尽头的房屋》高清在线观看-电影时间尽头的房屋完整版下载,恐怖片剧情介绍

  位于工会大厦的新丁香控股集团办公室人去楼空。

  前天上午,浦发银行状告“新丁香”、朱明明夫妇,要求归还借款2250万元本息一案,在温州市中级开庭,可被告席空荡荡,朱明明未出庭应诉。

  “新丁香”官司缠身,仅鹿城法院,有关“新丁香”被诉官司,去年至今已立案48起,立案金额约2.99亿元。而朱明明更是去向不明,其公司已人去楼空。

  银行状告“新丁香”

  索要2250万借款本息

  前天上午9时许,温州中院第19法庭,一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开庭审理。

  原告是上海浦东发展银行温州东城支行(简称“浦发银行东城支行”);被告是温州市新丁香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朱明明、朱旭娟(朱明明妻子)。

  浦发银行东城支行诉称,2012年3月,朱明明与该银行签订了最高额抵押合同,将上海松江区一处房产作为抵押物,债务人为温州市新丁香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债权发生时间为2012年3月23日至2022年3月23日,最高余额为4000万元。朱明明的妻子朱旭娟,授权朱明明签署了相关抵押合同,并办理了抵押登记。

  从2012年7月至11月,温州市新丁香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三次与该银行签订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分别借款750万元、500万元和1000万元,并约定相关利息。这三笔借款都在今年2月到期。其间,“新丁香”方面仅了部分利息。

  浦发银行东城支行方面的有两点:判令被告归还2250多万元及利息等;依法处置朱明明、朱旭娟的抵押房产,银行享有优先受偿的。

  朱明明未出庭应诉

  庭审仅持续10多分钟

  指定开庭时间过后,敲响法槌宣布开庭,此时原告方代理人已坐入原告席。然而,被告席上空无一人。

  员向法庭报告,第一被告温州市新丁香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方面及其代表人潘统花(朱明明母亲)均未到庭,第二被告朱明明、第三被告朱旭娟也未到庭。

  依法宣布,法庭按照有关进行缺席审理。

  原告方代理人阐述了和起诉的事实、理由,并提供了相关。由于被告无人到庭应诉,依法宣布:被告放弃答辩和质证的。

  庭审持续了10多分钟后结束,法庭未作当庭宣判。

  “新丁香”官司缠身

  多为借款合同纠纷

  关于“新丁香”被诉的官司,不仅仅只有这一起。

  据鹿城法院方面粗略统计,去年,关于“新丁香”被起诉的案子有17起,立案金额为1.55亿元;今年至今有31起,立案金额有1.44亿元。两者相加,“新丁香”被起诉的案子有48起,立案金额共达2.99亿元。

  2.99亿元,这个数据与去年6月朱明明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的债务数相吻合。当时,朱明明坦言,包括银行债务、民间借贷债务在内,他们面对的债务达3亿元。

  鹿城法院有关人士称,这些案子多数被安排到今年10月份开庭审理。其中,大多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也有买卖合同纠纷。被告名字中出现最多的为“温州市新丁香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和“朱明明”。另外,也有少量状告新丁香控股集团。

  朱明明手机一直关机,他是否去了英国?

  朱明明,现年46岁,16岁开始在温州餐饮业打拼。经近30年的经营,“新丁香”这个餐饮品牌在业界有相当的知名度。除了餐饮,朱氏家族也涉足旅馆、贸易等行业。

  朱明明昨天未到庭应诉,他到底去了哪里,是否跑了?他的去向引起了多方猜测。

  昨天,记者拨打朱明明的手机,但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今年5月1日,在采访市区“新丁香”江滨大酒店是否关门时,记者也试曾联系朱明明,当时他手机也处于关机状态。当时,也拨打了朱明明的一些亲属电话,不是关机,就是没人接听。

  记者向温州餐饮界数位业内人士打听,他们均对朱明明的去向讳莫如深,都称“不清楚”。有人表示,“新丁香”产业已经“倒下”。

  前天,浦发银行东城支行诉“新丁香”一案开庭时,银行方代理人曾提到朱明明的妻子朱旭娟的住所地是“英国”。昨天,记者根据朱明明手机号码,搜寻到以该号码注册的微信,微信名为“明明”,头像为朱明明的生活照,而“地区”一栏中,显示为“英国”。

  有人以朱明明微信地区栏显示为英国,推测朱明明应该就在英国,“因为他老婆都在英国”。不过,此说法未得到权威。

  目前,朱明明的确切去向,还是一个“谜”。

  酒店大门紧锁,公司人去楼空

  今年5月1日,一名自称是新丁香大酒店供货商的市民向温都新闻热线88868886反映,市区新丁香江滨大酒店已经关门,欠至少30名供货商的货款,足有数十万元。当天,记者在该酒店门口看到,酒店大门紧锁,门口贴有“停业装修”的《通知》和一张“转让酒店设备”的《公告》。

  昨天,记者再次前往新丁香江滨大酒店查看,大门依旧紧锁。附近一小卖部老板称,该酒店停业半年多了,大门一直锁着,没人来开过,“倒是有些债主经常会来这里看看”。

  距离酒店不远的工会大厦,是新丁香控股集团的大本营所在地。在大厦一楼大厅,B幢楼层牌上,原先在“13F”标明的“新丁香控股集团”字样已不见踪影。

  在13层,新丁香控股集团大门紧闭,见不到一名办公人员。不过,两侧玻璃门上仍然贴着“新丁香控股集团”字样。门口的两部人脸识别考勤机还处于开机状态,但是已布满了灰层。

  工会大厦的一名保安称,这一年多来没有人到新丁香控股集团上班了。一些本地的债主,浦东还有上海等地债主,经常上门来讨债。

  “新丁香”一度被银行申请破产清算

  公开资料显示,温州市新丁香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始创于1989年,系温州新丁香控股集团旗下一家以“朱氏新丁香”品牌为依托的集经营管理及置业投资于一体的酒店管理企业。

  新丁香控股集团名下除新丁香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外,还有玖玖旅馆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市胜利旅馆管理有限公司等子公司。新丁香控股集团网站对玖玖旅馆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的介绍中曾提到,“99旅馆连锁”力争10年至15年在全国范围内将门店数量增至5000家至10000家,并将在适当的时候向东南亚、南亚、南美洲、东欧以及独联体国家等市场拓展。

  看似轰轰烈烈的发展计划,难敌现实的。

  去年5月,鹿城农村合作银行黎明支行以温州市新丁香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不能清偿到期4080万元债务为由向鹿城法院申请对该公司破产清算。

  去年6月,鹿城法院就该申请举行立案前听证。作为该公司的债权人,中国工商银行温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支行、华夏银行温州分行、温州银行城东支行等银行代表,列席听证会。

  去年7月,鹿城法院作出裁定,准许鹿城农村合作银行黎明支行撤回对温州市新丁香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因为,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新丁香”愿于当年8月31日之前所欠该支行的债务。据悉,朱明明卖掉了其名下的市区一处商业用房,银行债务。

  朱明明曾承诺一分钱债务都要还

  去年6月的“破产风波”,将身为“新丁香”产业的掌舵人新丁香控股集团董事长朱明明推上了风口浪尖。

  当时,他接受了记者的专访。他说,被申请破产是个“误会”,并声称“其实我有能力债务”。他还说,他家族的企业当时遇到最大困难就是资金流问题,但他不愿意破产,破产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一旦破产就会对不起很多人,他要处理好这个事情,并声称“一分钱都要还”。

Tag:
上一篇:上海空中餐厅亮相浦东陆家嘴 餐桌悬吊50米高空
下一篇:东广快讯:浦东机场公交三线和六线将暂停营运